首页 > 新闻网 > 新闻故事 > 故事聚焦 > 正文

徐孝群家的高兴事

核心提示: 大清早起床,徐孝群第一件事先得去羊圈看看:把玉米秸秆、麸皮、酒糟按比例拌好,查查身底下的草还够不够干燥,几只母羊懒洋洋地正半眯着眼。看着它们沉甸甸下坠的肚皮,徐孝群喜不自禁:农历年前后,家里能添下几只羊羔,算下来又是好几千块的收入。

大清早起床,徐孝群第一件事先得去羊圈看看:把玉米秸秆、麸皮、酒糟按比例拌好,查查身底下的草还够不够干燥,几只母羊懒洋洋地正半眯着眼。看着它们沉甸甸下坠的肚皮,徐孝群喜不自禁:农历年前后,家里能添下几只羊羔,算下来又是好几千块的收入。

2月7日,离过年只有个把星期了,照料家庭,伺弄羊群,徐孝群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忙碌,小羊的即将诞生让这个普通的农院小院里添了几分喜气。

羊是上级部门送来的“扶贫羊”。在渠沟镇郭王村,徐孝群家的困难大伙儿看在眼里:2008年,妻子不幸患上了心脏病,需要动手术,光手术费就需要十万元,2012年,妻子再次遭遇不幸,患上了脑梗,从此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,每天只能坐在轮椅上,家里还有一个孩子在外地上大学,光靠他顾里不顾外的,生活捉襟见肘。“知道俺的情况后,镇里村里先后给送来6只羊”,因为技术不过关,徐孝群曾养死了一只,后来农技部门的工作人员时常上门提供养殖、防疫指导,现在除了圈里的12只外,去年他家光靠卖小羊羔就挣到了4000元钱。

“咋样,看着高兴吧”,拾辍好羊的吃喝拉撒,再给病榻上的妻子喂饭、擦洗、按摩、喂药,马不停蹄地忙了半上午,徐孝群将妻子抱上轮椅推到小院里,随手拉了个小板凳坐在一旁,看看羊、拉拉呱,享受春寒里难得的暖阳。虽然因病无法开口说话,妻子努力在脸上堆满笑容,不停地以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想法。“她这两天心情可好了!”为啥?在外上学、打工的儿女已经返乡,一家人能过上一个团圆年。

因为家庭贫困,女儿初中毕业后早早去了南京打工,儿子徐子阳考上安徽理工大学后,徐孝群又是高兴又是纠结:高兴的是孩子成材了,纠结的则是,这上大学的钱该从哪儿出。得知这一情况,村里又帮着申请了教育扶贫项目,每年资助3000元钱,再加上在学校里申请的每学期1500元国家助学金,小子阳上学的问题得以解决。这次回家,儿子交出了优秀的成绩单,女儿则悄悄把存下的几千块钱“上交”给了父亲,“儿子学习刻苦,闺女孝顺念家,你说,我们这能不开心嘛!”说着,徐孝群和妻子相视一笑。

去年以来,依托产业发展、危房改造、教育扶助、医疗救助等精准举措,相山区3000余人口陆续摘掉了“穷帽子”。像徐孝群这样特别困难的家庭,各级政府看在眼里、挂在心间,想点子出主意,依靠有关部门补助的2万多元的老旧危房翻盖补贴,年内,一家人还告别了一到刮风下雨就摇摇欲坠的破烂屋,住上了新房,明亮宽敞的布局、雪白的墙面、崭新的门窗,让在其间生活的他们倍感温暖。

眼瞅就要过年了,徐孝群忙得还没有时间置办年货,幸好,兜里存下了几个钱,到附近超市啥都能买到。眼下,还有一件让家人欣喜不已又手忙脚乱的高兴事:女儿谈好了婆家,过完年即将成婚。以后女儿女婿能在周边打打工也好,能出门闯荡闯荡也好,徐孝群都支持,“日子越来越有奔头,咱就努力过得更好!”

记者 韩惠

本网登载的内容版权属淮北新闻网所有。未经事先协议授权,任何个人及单位不得转载、复制、播出或使用。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徐孝群 妻子 羊羔
责任编辑:杨梦云
0

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